一滴“白版酒” 兩岸兄弟情

新聞分類:墨香酒韻 來源:上海市 倪玥玥 點擊次數:0 發布日期:2021-10-09

聽說我和愛人明天啟程去臺灣旅游,年近90歲的二叔爺晚上特地從臺灣打電話告訴我:“你們來什么都不要帶,就把我的最愛的、臺灣買不到的東西帶一點,這比什么都好……”我一聽便知道二叔爺說的是什么,便連聲說道:“二叔爺,都準備好了,您老就放心吧?!彪娫捘且活^傳來了二叔爺愉快釋懷的笑聲。

記得小時候,爺爺就告訴我,老家在山東省武城縣千年古鎮老城鎮,他還有個二弟不到20歲的時候就隨國民黨軍隊去了臺灣,現在也不知是生是死。新中國建立以后,爺爺從部隊轉業到地方,就在安徽安家落戶了。很長一段時間,特別是在那階級斗爭的年代里,家里人只能把二叔爺深深地埋藏在心里,從來不敢對外吐露一言半句,生怕招來政治上莫須有的嫌疑。

上個世紀90年代末的一個春天,爺爺突然接到縣臺辦一個電話,稱他的二弟從臺灣回來了,讓他到合肥機場去接人。聽到這個喜訊,爺爺激動得熱淚盈眶,非要和我一道去接二叔爺回家。

40多年不見了,當年風華正茂的兄弟倆,如今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?;氐郊依?,爺爺和二叔爺抱頭痛哭,訴說著離別的傷痛和思念。晚上,奶奶按照老家的口味,精心準備了幾個二叔爺愛吃的土菜,爺爺則拿出剛問世不久的古貝春白版酒對二叔爺說:“這酒,是老家那邊的親戚從武城捎來的,雖說包裝簡單,看上去好像沒有什么檔次,但酒的品質很好,我一直舍不得喝,今晚我們哥倆好好地喝一杯……”爺爺輕輕地擰開瓶蓋,給二叔爺和自己滿滿地斟上一杯,頓時滿屋一片醇香。二叔爺端起酒杯,湊到鼻子上深深地聞了一下,閉著眼睛,一仰脖子,痛快地喝了個底朝天,情不自禁地說:“啊,好酒、好酒呀……”酒席間,二叔爺說,他在臺灣偶爾也聽說過家鄉的古貝春酒,但從來沒有見,更談不上品嘗了。

爺爺告訴二叔爺,白版酒原是古貝春企業1996年采用五糧液工藝生產的一種“內招”酒,因為包裝樸素無華而被稱為“白版酒”,后來由于酒質上乘,口碑尚好,很快就走向市場,深受廣大消費者的青睞,被譽為“北方的五糧液”。

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,借問酒家何處有,牧童遙指杏花村”。二叔爺呷了一口酒,紅光滿面地說:“是啊,家鄉水美谷豐,當然能釀出好酒啊,現在想什么時候喝就什么時候喝,多好……”那一晚,久別重逢的老兄弟倆品美酒,話離別,直到雄雞報曉,他們才帶著濃濃的醉意進入了甜美的夢鄉。

二叔離開大陸時,爺爺送給他兩瓶白版酒,并一再叮囑二叔爺:“這酒品質好,度數適中,年歲大了,想家了喝一點大陸的好酒,養生健體,能健康硬朗,方便的時候?;丶易咦摺?/span>

二叔爺想起不知今生何時再見,不禁老淚縱橫,不停地點頭回應?;氐脚_灣以后,二叔爺經常打電話給爺爺,不時說起家鄉的白版酒,因為那 “酒體清亮透明、窖香濃郁、入口綿柔、香味協調”的口感,使二叔爺對故鄉多了一份思念,多了一份鄉愁,多了一份自豪。

如今,二叔爺年事漸高,來回顛簸也不方便,但他對家鄉白版酒和厚重的酒文化戀戀不忘,情結依然如故,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濃烈。我們做晚輩的,總是千方百計抓住旅游或其他什么機遇,想辦法給二叔爺捎上幾瓶過去。二叔爺每天喝一兩杯,對于在外漂泊多年的二叔爺來說,那是一種故土的情緣,是一種家的感覺,是一種永遠的思鄉情懷。

“滿眼兒孫身外事,閑將美酒對銀燈”,二叔爺喝酒之后時常吟唱畫家豐子愷這首詩句,家鄉的親情、鄉情、酒情全都裝在這滿滿的酒杯里……

永久免费观看的毛片视频下载